邹晓丽老师:曹雪芹的语言观(一)

时间:18-10-08 02:12 责任编辑: 来源: 点击:

邹晓丽老师:曹雪芹的语言观(一)

喵~假期已接近尾声,需要充电啦。接下来小喵将在“名家讲坛”栏目定期为大家推送邹晓丽老师从语言文字学角度对《红楼梦》的解读,以飨读者。希望大家喜欢噢!

“录实”“谈情”——语言的作用

文|邹晓丽

邹晓丽老师:曹雪芹的语言观(一)

曹雪芹对语言艺术的见解贯穿于《红楼梦》全书的始终。尤其是第一回、十七回、二十七回、四十二回、四十八回中更有集中的反映。经研究归纳有四点较为突出。

作者在第一回中,借“石头”之口,谈《红楼梦》的写作目的时有两段话:

“只愿世人当那醉余睡醒之时,或避事(从全书看,指祸事)消愁之际,把此一玩,……却也省了些寿命筋力,不更去谋虚逐妄了。”

“后因曹雪芹于悼红轩中,批阅十载,增删五次,纂成目录,分出章回,又题《金陵十二钗》;并题一绝。——即此便是《石头记》的缘起。诗云: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

脂批则曰:“字字看来都是血,十年辛苦不寻常。”

从以上所引诸文、诗、“批”中,我们体味到身处“末世”的曹雪芹,眼见世俗之人皆昏昏然“谋虚逐妄”、汲汲于趋祸追愁。深怀世人皆醉我独醒的孤寂和悲愤撰写的《红楼梦》,正是敲响“破一时(一个时代)之闷,醒同人之目”的警钟之作;正是于黑暗的“末世”中,为世人“避世消愁”指明出路的启示录。用今天的话说,《红楼梦》是全面揭示了封建末世深刻的矛盾、血腥腐朽的本质,反映了封建社会由盛到衰历史趋势的百科全书。

邹晓丽老师:曹雪芹的语言观(一)

从这个目的出发,曹雪芹遵循“只按自己的事体情理”“按迹循踪,不敢稍加穿凿,至失其真”的实录原则进行创作。所谓“自己的事体情理”,指的是事、物本身固有的“情”和“理”。换言之,在“事体情理”四字中,他明确提出“情”、“理”二字。“理”即事理、道理,看来比较具体。而这较抽象的“情”指什么呢?从字形考察,“情”是形声兼会意的字,从心从青,青亦声。汉字中凡从心的字,多与感情有关。而“青”,从西周金文看,是指草木的颜色,可从矿石中提炼,可从蓝草中提取。《荀子·劝学》就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之名句。所以,青,是矿石、蓝草的精华。因此,汉字中凡从“青”的字大多有精华的涵义:“精,本为米之精,又喻人之精;睛,乃目之精;清为水之精;晴乃日之精;‘倩’、‘靓’也表示精神所生之美。那么,我不妨给‘情’下个新定义:‘情’,人之灵性的精华也。”(周汝昌《红楼艺术》12页)“情”字作为人际关系方面的概念,使用在文学词语中,大约出现于魏晋之间,其用义广泛,即所谓“情之所钟,正在我辈”(《世说新语》),指的是天伦骨肉亲情,也指人和人之间如何相待的人情。正如北宋大词人欧公所说“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情,当指人情而并“不关风与月”,并不像后来重在指男女爱慕的风月恋情。深深植根于传统文化土壤的《红楼梦》,在《红楼梦仙曲》引子中,劈头一句就是“开辟鸿蒙,谁为情种?”又在第一回中明确写着:“空空道人”“遂改名情僧,改《石头记》为《情僧录》”。所以从全书看,在“情”、“理”二字中,曹雪芹对“情”更为重视,“实录”也是为了“谈情”,合情才能合理。《红楼梦》全书涉及了亲情、友情、爱情、世俗人情等等,但哪一种是有雪芹“情”的灵魂?综上所述,可以看出,对《红楼梦》中屡次提及的“情”应怎样理解,是至关重要的大问题。我们只有从作品入手分析,才能得出正确的结论。让我们结合本书来看曹雪芹笔下的“情”指的是什么?

邹晓丽老师:曹雪芹的语言观(一)

从第二回贾雨村对冷子兴论及“成则公侯败则贼”的“正”“邪”二气之说看,“情”指时代所提供的或为圣、或为盗的大原则;从第五回警幻仙子对宝玉的“意淫”之训导看,“情”是一种精神(意),是与“留意于孔孟之间,委身于经济之道”对立的,鄙弃功名利禄的叛逆精神。此情正如警幻仙子所说“于世道中未免迂阔怪诡,百口嘲谤,万目睚眦。”是与“末世”格格不入、为世俗所不容的“痴情”。综上所述,我以为《红楼梦》中的“情”,指的是为人处世的原则,即力图摆脱腐儒思想的桎梏,追求真与美的理想,要求重人、爱人、唯人的无我的精神境界而至死不悔的真情、痴情。用今天的话说,这是一种反抗封建末世重压而最终被窒息扼杀,酿成血泪悲剧的人的真情。对“情”在本书4.1.2节中还有具体论述。

邹晓丽老师:曹雪芹的语言观(一)

《红楼梦》中“谈”的,就是这种“情”。它是通过实录“家庭琐事、闺阁闲情、诗词谜语”来抒发。什么叫“实录”?“实录”一词,始见于《汉书·司马迁传》班固赞太史公之言:“其文直,其事该,不虚美,不隐恶,故谓之实录。”忠于史实,是我国传统文化的崇高品德。曹雪芹继承这一优良传统,在《红楼梦》中明确提出“只按自己的事体情理”,“按迹循踪”在“最实”中来抒发。很清楚,曹雪芹认为语言的作用正是为了“录实”、“谈情”。而其中“录实”的目的是为了“谈情”。

用什么样的语言才能准确地录实、透彻地谈情?曹雪芹提出了“假语村言”四个字。

(本章选自《咬文嚼字红楼真味》,辽宁人民出版社,

1997年8月版)

作者简介

邹晓丽,著名文字学家,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师从俞敏席先生。研究以文字学为主,也涉及音韵、语法、《红楼梦》以及文化学诸方面。出版专著《基础汉字形义释源》、《古汉语入门》、《咬文嚼字红楼真味》等。

北京师范大学古代汉语研究所

北京师范大学古代文学研究所

    最新更新

    视觉焦点

    新闻排行

    1. 华为Mate 20系列新机正式发布:麒麟980加持
    2. 微软联合创始人保罗艾伦去世 终年65岁
    3. 老年人网购消费额增速超全网
    4. 文徵明趣事
    5. 四季沐歌携手国际小姐全纪录,细品悦享美好生活点滴
    6. 信阳市罗山县龙山街道:广场舞展演 舞出乡村新风貌
    7. 中国成为全球最大外国直接投资流入国外交部:中国经
    8. FDJ车队头号冲刺手渴望"环广西"打破车队赛季记录
    9. 支付宝微信同时宣布:将告别二维码时代,全新支付方
    10. 川盐济楚开新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