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就是 无敌炸金花剧中的“她”

时间:18-11-08 01:41 责任编辑: 来源: 点击:

自己就是
无敌炸金花剧中的“她”

佳达拉(中)在舞剧中饰演“小白”。

自10月29日公演以来,《油城往事》这部100%原创舞剧迅速收获了超高的人气和良好的口碑。动人的剧情、唯美的场景及深远的立意,不仅赚足观众的眼泪,更引发了当代克拉玛依人的集体共鸣。

作为四位主演中唯一出生成长在克拉玛依的舞者,佳达拉·麦地尼亚提更是将自己的情感倾注在了这部舞剧中。在台上,饰演女二号“小白”的她身躯玲珑小巧,可凭借优秀舞者的强大气场,无论是人物初期的任性与骄纵,还是后来的沉稳与坚韧,都被她演绎得入木三分。

对佳达拉来说,《油城往事》不仅是自己艺术生涯行进至此的一个顶点,更是作为克拉玛依舞者为家乡送上的生日礼物。她渴望用自己绝佳的舞台技艺演活一个人物,更渴望经历更加多样的舞台角色,以丰富身为舞者的自己。

自己就是
无敌炸金花剧中的“她”

佳达拉和林小飞双人舞。

走进人物内心

在舞台上,多一分则过,少一分则不足。恰到好处的“度”,是佳达拉接到角色后第一个要攻破的难关。

和大多数年轻舞者一样,23岁的佳达拉虽有丰富的舞台表演经验,但却对舞剧涉足尚浅,她可以是独舞里耀眼绽放的一朵,也可以是群舞中最为突出的一个。可舞剧不同于一般的舞蹈节目,舞剧是有角色的,而角色则必须有灵魂。

佳达拉所饰演的小白,不仅是一个有灵魂的角色,更是《油城往事》这部舞剧中性格最鲜明生动,并且有着明显的成长和蜕变历程的角色。

不同于男女主人公鲜明而突出的英雄人物特点,舞剧中的女二号小白更符合每一个普通青年的形象——她虽然心地善良、满怀壮志,但也会畏惧困难、娇气任性;她会因为一时的赌气和软弱而犯错,但也勇于直视自己的错误,并且竭力改正和弥补。比起男女主角近乎完美的人物形象,小白这一角色更像是生活中的每一个普通的人。

即便如此,想要演好小白也是困难的。对佳达拉来说,这一难点在于对人物性格“度”的把握——多一分,不仅盖过了女主角的“风头”,更让人觉得夸张和戏剧化;少一分,则难以衬托主角的鲜明性格,更会丧失女二号在舞台上的存在感。

自己就是
无敌炸金花剧中的“她”

舞姿优美的佳达拉。

这场考验,不是对舞蹈技巧的考验,而是对人物理解和塑造的考验。

在这多与少之间,佳达拉徘徊了许久。一开始,她努力想要表现小白骄纵任性的性格,却屡次被导演指出太过夸张,给观众的感受“太假”,于是,佳达拉又开始将角色的性格向回收,可大家一致反映,这样的小白既不灵动,更缺少舞台上的存在感。

这可怎么办?

佳达拉努力思索,她试图寻找小白和自己的共性,并将小白的性格带入自己的生活中——她会刻意在和朋友聊天时开一些任性的玩笑,做一些骄纵的表情,并且观察大家的反应。如果这些态度惹人不快,说明过了火,如果让人察觉不出,则说明力道不足。渐渐地,她在这种生活化的训练中摸到了“小白”这人物的轮廓,并将小白的性格不断带入至自己身上。

最终,她呈现出的便是一个虽然有明显的缺点,但却让人无法讨厌、甚至会心生喜欢的女二号小白。

自己就是
无敌炸金花剧中的“她”

佳达拉和男二号林小飞在剧情中互动。

努力培养默契

在排演舞剧时,横亘在佳达拉面前的第二座“山”便是双人舞。

整场舞剧中,佳达拉要和女主演茹曼古丽及男二号林小飞进行大量的双人舞表演。演出中,不仅要求两个人动作节奏一致,情感起伏一致,甚至连呼吸的气口都必须一致。

对长期固定的搭档来说,双人舞也许不是一个难题。而对于合作不多,甚至双人舞经验都极少的人来说,不仅自己表演不能完全适应,还非常容易影响另一个人的发挥。

如果是要跳一场精彩的独舞或者领舞,佳达拉是很有自信的。可一跳进双人舞的环节,她的心就悬了起来。这种紧张是因为她和茹曼古丽最初的表现并不理想。

有时候,佳达拉的动作没有做到位,茹曼古丽就必须停下来和她一起从头来过,又或者,茹曼古丽的情绪呈现较佳达拉慢了一步,这场剧情就没能达到预期的排练效果。

进行框架合排后,在长达一个多月的时间里,佳达拉的主要任务就是攻破双人舞的难关,她必须和茹曼古丽及林小飞配合得天衣无缝。

要达到这种效果,就需要双人舞的两个舞者紧密的沟通和大量的练习。双方要随时表达自己当下的想法,并且立刻对动作进行纠正和调整。

除了常规的排练,佳达拉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和茹曼古丽及林小飞一起单练,练习动作,练习情感,甚至练习呼吸。

还好,时间和努力都是成功最好的催化剂。

一次次地磨合让舞台上的“化学反应”顺利发生。当舞剧如期上演,佳达拉给观众和自己都交出了满意的答卷。

自己就是
无敌炸金花剧中的“她”

佳达拉(前)和茹曼古丽演绎沙海走失剧情。

要和自己较劲

佳达拉说,跳舞,最锻炼的是舞者的毅力。而毅力,正是她在这次舞剧中克服困难的关键法宝。

一次次地跌倒、碰撞在佳达拉身上留下了深深浅浅的淤青,但她认为,受伤对舞者而言是家常便饭,只要不影响跳舞,就不值一提。

“学舞的过程中要承受很多的疼痛,碰撞跌倒大概是最轻微的一种。”

从10岁开始,佳达拉就独自一人奔赴北京习舞。比起全国各地有着舞蹈基础的同学,佳达拉几乎没有任何基本功。可她立志要追上同学的进度,并且要成为最好的那一个。

练习软开度时,在满教室的哭声里,佳达拉是沉默的,她即便咬碎牙关,额头渗满汗珠,也绝不允许自己掉一滴眼泪,因为她知道自己还不够好。

独自一人前往北京水土不服,10岁的她不敢向家里提及一句,而是默默承受了下来,因为她知道自己不能回家,她还要在北京追逐梦想。

要强、较劲是佳达拉对待舞蹈的态度。不够好,是她对自己不变的认知。

正是凭借这种决不放弃的精神,佳达拉不仅从“垫底生”成为了佼佼者,更是在2012年,以全疆第一的成绩考入了中央民族大学舞蹈专业。

最新更新

视觉焦点

新闻排行

  1. 智能汽车 棋牌游戏开发如何驶向未来
  2. 被乐视坑1亿 扒一扒王思聪的 棋牌室投资术:5亿变63
  3. 吴绣华:纹 打麻将赢钱游戏绣界的“杭州工匠”
  4. 《游戏发展国O 街机L》封测来临火爆预约中
  5. 明日之后蜂巢怎 九乐棋牌么放 蜂巢放置方法介绍
  6. 法学界大咖点赞 棋牌游戏赚钱温州“掌上微仲裁”平
  7. 茅善玉七年 鬼手王打磨《敦煌女儿》
  8. 茅善玉七年港式五张打磨《敦煌女儿》
  9. 茅善玉七年 捕鱼技巧打磨《敦煌女儿》
  10. 茅善玉七年 联众单机斗地主打磨《敦煌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