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经济学与政治经济学,谁在流浪谁在回家?

时间:18-10-08 09:36 责任编辑: 来源: 点击:

现代经济学与政治经济学,谁在流浪谁在回家?

编者语:

本文将说明,我国目前主流的经济学家,包括许多马克思主义传统的政治经济学家,至今一直认为虽然(西方)主流经济学在对待事物本质的研究上存在缺陷,但对具体的经济运行和政策而言,还是比较好的理论体系。这是一个天大的误解,一个时代性的理论幻觉,是我国经济学界一代人的悲剧。敬请阅读。

文/史正富(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研究员、学术委员会主席)

现代经济学的危机与政治经济学的复兴

现代经济学与政治经济学,谁在流浪谁在回家?

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研究员、学术委员会主席

史正富

【内容摘要】我国目前主流的经济学家,包括许多马克思主义传统的政治经济学家,至今一直认为虽然(西方)主流经济学在对待事物本质的研究上存在缺陷,但对具体的经济运行和政策而言,还是比较好的理论依托。本文将说明,这是一个天大的误解,一个时代性的理论幻觉,是我国经济学界一代人的悲剧。而当今世界处于全球金融资本主义时代,出现的一系列新的经济现实对主流经济学提出了根本挑战,导致其主要核心理论失灵。当前国内政治经济学存在原则肯定,实际上“退场”的现象。但政治经济学的使命是揭示现代社会经济体系运行的内在规律,研究方法上超越西方主流经济学秉持方法论个人主义,且能与时俱进不僵化,从而能够提出比西方主流经济学更有能力实现面向当代现实,面向未来的理论创新,实现自己的复兴。

【关键词】西方经济学;政治经济学;金融资本主义;主流经济学;现代经济学

The Crisis of Modern Economics and the Revival of Political Economy – Shi Zhengfu

Abstract:China’s mainstream economists, including many political economists from the Marxist tradition, still resort to Western mainstream economics-despite its fundamental flaws - for theoretical guidance in specific economic affairs and policy-making. This paper demonstrates that the faith in Western mainstream economics is a theoretical illusion. The era of global financial capitalism gives rise to a new set of economic realities that fundamentally challenge mainstream economics by disproving some of its core theories. Presently, China’s political economics only exists in principle, but is totally absent in reality. The mission of political economics is to reveal the intrinsic patterns of modern socioeconomic system. It needs to adapt to new circumstances and venture beyond the individualistic methodology employed by Western mainstream economists, so as to out-innovate Western mainstream economics and restore its position in the theoretical field.

Keywords:Western economics; political economics; financial capitalism; mainstream economics; modern economics.

目前在讨论中国经济发展和改革的问题时,不但大众和媒体,而且在专业经济学家之间都缺少基本共识。究其原因,在于我们的经济理论体系本身出现了严重的危机。

目前,大家讨论中国经济和金融问题的理论体系来自美国主流的经济学,也被人称为现代经济学(1),表现为宏观经济学、微观经济学、金融经济学、新制度经济学组成的教材体系。当然,我国的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自改革开放以来也一直在发展之中,尤其在党和国家的治国理政的指导思想和长期发展战略方面,起着决定性作用,但是在实际经济运行层面,在关于价格/货币/市场/投资/增长/宏观调控等具体经济议题的讨论与实施中,目前各方使用的理论框架和话语体系主要还是上述所谓的“现代经济学”。

现实是,我国目前主流的经济学家,包括许多马克思主义传统的政治经济学家,至今一直认为虽然(西方)主流经济学在对待事物本质的研究上存在缺陷,但对具体的经济运行和政策而言,还是比较好的理论体系。本文将说明,这是一个天大的误解,一个时代性的理论幻觉,是我国经济学界一代人的悲剧。实际上,现代经济学自20世纪中期在美国形成体系性的垄断以来,几乎从来没有对美国经济起过指导作用;而其产生指导作用的年代,也就是1980 年以后,特别是 1989 年以后,恰恰是美国经济走向短期繁荣、长期衰弱,乃至酿成今日结构性、长期性深层危机的阶段(2)。

为什么会这样呢?除了政治经济学界已经普遍提出的对现代经济学的批评之外,根本原因还在于,经济学研究的客体对象变了,它由产业资本主义变成了今天的“全球金融资本主义”。

美国作为全球金融资本主义的典型代表,在过去将近 40 年中出现了一系列意义深远的变异,产生了一系列新的经济现实,这些新的经济现实是如此重要,以至于可能从根本上颠覆建立在产业资本主义“旧世界”之上的现代经济学。遗憾的是,这个新经济世界还没有进入主流经济学界,包括大多数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的“法眼”,也就是说,作为学术主流的现代经济学和全球金融资本主义的现实之间,处于严重的分离状态。如果以经济理论为“毛”,以经济现实为“皮”,那以今日之现代经济学的状态,就恰如成语所言:“皮之不存,毛将焉附?”那么多顶尖专业经济学家的研究论文,每每都在数学方法上兜圈子,经济思想少之又少,这导致所谓的现代经济学成了一门脱离现实的学科,一个比赛数学技巧的游戏。

01

全球金融资本主义下的新经济现实

全球金融资本主义时代出现了一系列新的经济现实,对既存经济学提出了根本挑战,本文着重提出以下三点:

第一,货币变性,即货币由作为一般等价物的特殊商品,变成了以“纸币”为载体的信用符号。货币在历史演进中,本来以黄金和其他贵金属为载体,是作为一般等价物的特殊商品,有自身的内在价值,因而成为价值尺度、交易媒介、财富贮存等工具,也从而由黄金及贵金属的数量决定了货币数量的上限。但在二战后形成的布雷顿森林体系下,美元成为世界货币,以美国持有的黄金储备为基础。由此形成黄金支撑美元、美元作为世界货币的全球货币体系。1971 年尼克松政府废除美元与黄金的挂钩后,美元不再是“美金”,而成了美国印发的“美钞”。但是,美钞作为一纸印刷品,为什么还能通行世界数十年呢?这就是美国金融体系的高明之处。择要而言,有三招很关键:一是凭政治军事科技的“霸权三角”,锁定中东石油用美元定价的垄断权;二是发展金融衍生品交易市场,创造天文数字量级的美元交易与投资(含投机)需求;三是基于全球金融交易市场的内在震荡,创造出各国央行对美元的储备需求。其结果,把美元由美国印发的纸币转化为世界的问题,造成全球流动性泛滥,但也使美国成为全球最大债务国。

最新更新

视觉焦点

新闻排行

  1. 华为Mate 20系列新机正式发布:麒麟980加持
  2. 微软联合创始人保罗艾伦去世 终年65岁
  3. 老年人网购消费额增速超全网
  4. 文徵明趣事
  5. 四季沐歌携手国际小姐全纪录,细品悦享美好生活点滴
  6. 信阳市罗山县龙山街道:广场舞展演 舞出乡村新风貌
  7. 中国成为全球最大外国直接投资流入国外交部:中国经
  8. FDJ车队头号冲刺手渴望"环广西"打破车队赛季记录
  9. 支付宝微信同时宣布:将告别二维码时代,全新支付方
  10. 川盐济楚开新途